首页 > 无书不智 > “我会遇见最好的山水,最好的人”
2015
01-21

“我会遇见最好的山水,最好的人”

《爱》

阳光好的院子里,麻雀扑腾细微而金黄的响声

枯萎的月季花叶子也是好的

时光有序。而生活总是给好的一面给人看

另外的一面,是要爱的

我会遇见最好的山水,最好的人

他们所在的地方都是我的祖国

是我能够听见星座之间对话的庙堂

而我在这里,在这样的时辰里

世界把山水荡漾给我看

它有多大的秘密,就打开多大的天空

这个时候,我被秘密击中

流着泪,但是守口如瓶

 

《你没有看见我被遮蔽的部分》

春天的时候,我举出花朵,火焰,悬崖上的树冠

但是雨里依然有寂寞的呼声,钝器版捶打在向晚的云朵

总是来不及爱,就已经深陷。你的名字被我咬出血

却没有打开幽暗的封印

那些轻省的部分让我停留:美人蕉,黑蝴蝶,水里的倒影

我说:你好,你们好。请接受我躬身一鞠的爱

但是我一直没有被迷惑,从来没有

如同河流,字最深的夜里也知道明天的去向

但是最后我依旧无法原谅自己,把你保留得如此完整

那些假象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啊

需要多少人间灰尘才能掩盖住一个女子

血肉模糊却依然发出光芒的情意

 

《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

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然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匪》

他的刀架在我脖子上了,而我依旧在一个茧里

做梦

——八万里河山阳光涌动。

我的嫁妆,那些银器磷光斑斓

交出来!

他低吼。我确信有一盏灯把我渡到此刻

他的眼神击穿了我

不管一击而毙还是凌迟,我不想还击

能拿走的,我都愿意给

在这样风高月黑的夜里,只有抵挡今生

只有抵挡今生

才不负他为匪一劫

 

余秀华真火了,连《单读》这样纯文艺期刊都开始刊登她的诗歌选辑,而我又忍不住地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这些真诚的文字,一如背后真实的灵魂,赤裸裸,坦荡荡,势如破竹,不加掩饰,不做伪装。这是一位现代农妇对生活最直白也最深沉的感悟。

鄙人很少读现代诗歌,一是因为的确学识浅陋,欣赏不来其中的好与美妙;二是被一些现代诗歌的矫情熏到过,很难再入心。老实说,当初点进去阅读余秀华的诗歌,也完全是被“脑瘫患者”与“现代诗歌”这样反差如此强烈想象空间如此巨大的关键词所诱惑。读完以后,对日益无节操的标题党越发感到讨厌,写出这样美好诗歌的作者为何非得用“脑瘫”来修饰?转念又想,倘若没有这些扎眼的标题,我恐怕已错过这些美好的诗。

真的,越读余秀华的诗和她那些“作者自述”,越难以将她和“脑瘫患者”联系起来:这样一个心思细腻、思维辩证、想象丰富、懂得嘲笑与自我解嘲、思考与自我反思的诗人怎么会被定位为“脑瘫患者”?她的日常行为到底是怎样的?疯癫的还是沉默的?她是如何与人沟通的?傻痴的还是冷静的?到底是我们常人不正常还是她不正常?倘若她真是医学意义上界定的脑瘫患者,那她诗歌中的那些比喻,那些联想,那些只言片语的文学积累,是从哪里得来的?难道不是依靠读书、思考与生活积累吗?如果是,那何以说她为“脑瘫”?如果不是,“脑瘫患者”的“疯人疯语”,其表达力与美感足以超越我们大部分的正常人,甚至打动了很多专业人士,这又作何解释?

余秀华自述,这是个摇摇晃晃的人间,她因为写字吃力才选择了诗歌这样一个字数少的文学来自我表达。她说,她从来不想怎么写诗,也不知道怎样写,她从来没把诗歌当成一种武器,即使是,她也不会用,因为太爱,因为舍不得。

看这些真实的自述,几乎心疼得想落泪。网上搜索她的照片,乍一看上去,确实有些不尽如人意,将近40岁的人了,还带着掩饰不住的孩子气,也就是我们常人所谓的“傻气”。可是这样一副不加调式毫无掩饰的躯壳里面,竟然住着那样一个干净纯碎唯美高傲的灵魂,这真让我不禁相信,人是有灵魂一说了:她的灵魂一不小心走进了一个尚未准备好的身体里,不仅住了下来,适应了她,而且慢慢地,超越了她的禁锢,摆脱了她的束缚,自由了。这难道就是现实版的“飞越疯人院”吗?生活真是永远比电影来得更戏剧更震撼人心。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