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情人》之模仿段落之《悲观主义的花朵是怎样枯萎的》
2010
08-08

《情人》之模仿段落之《悲观主义的花朵是怎样枯萎的》

   很久之后,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我老了,你就当是可怜我。

   我终于知道,我们之间只剩下磁铁同极的相斥力,已经越来越遥远了。我开始渐渐把他当初对我的感情视为一个中年男人对年轻女孩的迷恋,自己对他的感情只不过是被这种成熟且诱人的迷恋所迷惑——当初所谓如此相爱的两个人不过是各自在舔食自己舌头上酿造出来的蜜糖,不管不顾——人生是何其自私孤独与隔阂!

    这个形象被自己洞察后,它开始频繁困扰我,侵袭我,在梦里,在每一个睁开眼的早晨,在每一个艰难闭上眼的午夜。它嚣张得飞扬跋扈!它是如此清晰且霸道在嘲笑我曾经的无知幼稚,又如此尖刻且犀利揭穿我刚刚要生起的些许悲悯怜惜与伤感——算了吧,一切都可能是假象,连生活本身的真实性都值得怀疑,寄居在其上的所谓得失、给予、伤害岂不更加荒唐可笑!对,荒唐,英文叫ridiculous,就是这个词,当你发出它的读音时,滑稽感就已经无所不在了。

    我知道,你已经苍老,还没来得及享用我的爱情就已经苍老,已不是对手。我知道,我也终将老去。谁都无法阻止这件事。更要命的是,从现在我的苍老就已经大张旗鼓地开始了,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遮蔽了我对自己的曾经记忆,我的十八岁到二十四岁之间的面容已经模糊不清,现在我已经在一个久远得无法辨清的年纪上竭力回忆,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我再也找不到自己年轻女孩时的样貌。

    该怎样开始这段讲述呢?

    我那时还那样年轻,还那样充满希望,那样生机勃勃,还带着挥之不去的怯生生。在街的一角,你向我走来,天色有些灰暗了,所以我并不确定你是否真的面带笑意。当时我是那样认为的,我以为你满怀美好地走过来了,就像以后的每一次见面,我总是一相情愿地以为你是满怀欣喜的。现在想来,我们之间充斥着那样多的误解与误会,在一起时,我被自己的情绪包着,你被自己的思索裹着,两个套中人自以为是地相恋着——如今看来,该是怎样的讽刺。

    我喜欢男孩儿,因为不知道该怎样培养女孩儿。你曾经这样说。

    女孩子最重要一点就是要有傲气。我当时无所惧的认真回答让此刻的自己无地自容。

    我深知傲慢在上帝的戒条里和贪婪、懒惰、嫉妒、暴食、色欲并称为“七宗罪”是足以下地狱的罪恶,而我更认为,没有这一点点的傲慢我们该怎样来对抗这卑贱乏味漫长纠结的人生!

    可是,一切都来得过于匆匆。

    二十四岁,已经太晚,我是说,明白得太晚。

    在本该最可赞叹的年华里,衰老冷酷无情地吞噬着你的额头,你的眼角,你的脖子,你的手臂,让我不能不震惊。

    原来,我们都不曾了解过自己,更无从了解别人,都是无法了解的。我们无法把握自己,无法使自己成为幸运儿,做爱情的劫后余生者,生活的劫后余生者。我们只能矛盾、痛苦、挣扎,从而显得荒唐、滑稽、可笑、卑贱——我们只能这样,而没有别的可能。

       Ridiculous,它在那里,我们都不曾说起,但它在无声无息中使你为之惊叹!生活没有公平,没有意义,没有为什么,没有所以然,没有凭什么,没有必须这样——如果此刻你觉得自己拥有幸福,恭喜,那是因为你好运。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