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8-08

NND

  一个多小时的采访录音,听写出来,然后再组稿,稿件纯文字量在4000-5000字之间,再加上制作一些文章图示和表格等内容,这个过程正常做下来大概需要两个工作日。其实,在组稿过程中,我们很少会把被采访人的话原封不动地写出来,个别引语处除外。所以,完整地听写录音其实并不必要,但我往往习惯于把整段录音全部听写下来。一来有些采访会搁置一个星期以上才会动笔再写,听写被采访者录音是一个复习和回忆的过程;二来在又一遍仔细听写的过程中,会有助于自己整理出一个文章的大致框架来;三来作为案例采写,文章往往是通过更多的细节来反映问题和解决的过程,杜绝报告式的总结。所以听写录音的过程,往往容易发现被采访者在话尾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小信息才更有价值,或者是一个很好的文章切入点,而那些话尾,在紧张的对话过程中是很容易被忽视掉的。
今天,一如既往,待在家里听写一个礼拜前的采访录音并准备完成这篇稿件。由于这次难得针对一个项目采访到了三个人,而且每个人都极具故事性地讲出了很多有意思的细节,所以在听写录音的开始,自己就踌躇满志地觉得,这篇稿子会写的很顺。
一个小时十分钟的录音,我预计三个小时听完。在听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到,linkedin上今天是我值班,于是打开网页发了两条小新闻上去;然后继续踌躇满志地听写录音,中间又上围脖和FT中文网逛了一会儿,主线还是毫无懈怠地听写录音,此时已经完成五分之四的内容了,我颇有一份胜利在望的心情。
因为一个采访从邀约到最后的成稿,听写录音阶段对我来说是最具挑战的环节,也是最需要精力和耐心的阶段,当把那些有用的信息一个一个敲出来的时候,其实也就是在整理思路的时候,听写完成了,大概的思路也基本上形成,接下来的工作类似于根据录音稿做分层和排列组合,支持概述观点的言论和细节有哪些,拿过来,转换成客观的语言;支持细分观点的言论和细节有哪些,拿过来,用客观语言表述出来。
眼看着我就要完成今天自定的任务了,手机上显示邮箱收到一封发稿单的新邮件,于是,决定暂停一下,先把邮件打开看看。打开邮箱,发现是一封附件,想想是在自己的电脑上,决定不下载直接打开来看看,明天到单位再下载好了。于是,我颇有些漫不经心地打开附件,轻松地瞥了几眼附件内容,马上就关掉了。
这一关掉,我突然发现,刚刚一直在敲字的word也不见了。赶紧到文件夹里打开那个word,晕,怎么只剩下昨天带回家来的一百来字的内容了呢?!其他的四千多字哪去了?我以为自己打错了word,重新回到文件夹,可是命名为“录音“的word确实只有这一个。
这一下,我突然不知所措了。今天几乎一天的时间都用来听写这个录音了,而且哪些段落归哪儿,哪些文字支持哪个观点,哪个细节需要重点来写,我都已经排列好了——怎么会突然就没了啊!我慌张地重新打开文件夹和word,还是没有。
我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SP同学的身上,他是学计算机的,技术又很好,以前就帮我恢复过好多“突然不见了”的文档,我想,他应该能帮我找回来,因为我确信我没有做过任何删除的动作,而且我也确信我保存了,因为在听写录音的时候,每敲下一句话我都会习惯成本能地按一下Ctrl+S键,今天也不例外;而且,我还确信我打开的是的的确确W7系统中的word文档——可是怎么突然就没了呢?
再说要是不小心删除了的话,也应该整个word都不见了啊,为什么昨天保留的开头的那一百来字还在,偏偏是今天敲上去的4000来字不在了呢?我真的要疯了,实在想不通啊!
眼看着在SP同学所有查找搜索和恢复的方法都试探下,依然找不回,我相信SP的技术,他都找不回,估计我身边认识的人没人能再帮我找回来了,我彻底濒临绝望的边缘——我是真心疼自己这一天的劳动成果啊,而且不仅仅是已经完成的劳动,这也意味着,接下来我还要再花一倍的时间来重复之前相同的事情!我越想越气愤!死也就罢了,关键是死的不明不白,死得也太冤枉了,明明一天都开着的word在没有关机没有休眠没有重启没有删除没有任何操作的情况下突然就没了呢?而且即便是我真的做了些动作,那总该在数据和程序恢复的过程中,发现点蛛丝马迹吧,可是在SP帮我搜索查找和恢复的时候,压根儿就找不到今天:4月13日被我编辑过的word,仅剩下的那一百来字的开头,显示的日期也是昨天的,也就是我今天压根儿就没打开过任何word文档!疯了疯了,难道我今天白天几乎一整天的敲字都是在空气中完成的吗,太虚拟和诡异了吧?难道我今天压根儿就没有存在过!想着这些荒谬得不可思议的推论,终于,眼泪忍不住狂飙出来!心里那个堵啊,不长大嘴巴嚎啕大哭一场,我感觉自己可能被憋死!
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泪奔起来,从没有过的想骂人!我是个电脑白痴,使用电脑除了打开和使用所有人都会的那些简单操作,从来不敢轻易动任何东西。当然,我还是无法抗拒地依赖上了这个对我来说不清道不明的怪物,它确实方便和能够集工作和娱乐于一体——可是,你看今天,它到底抽了什么疯啊!我只是阻止不了拼命地想,要是白天一天我都是用纸和笔一笔一划地写下来,还会出现这样让我抓狂和倍感无助的诡异事件么!除了必须接受这个无法解释和无法说服自己的现实之外,我还必须硬着头皮重复今天上午的开始,那是说不出的格老子的滋味。
好在,好在,有SP同学,没能帮我找回丢失的文件,却答应帮我听写那些录音了。我实在无法继续下去,我愤恨不已。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