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2010年7月11日
2010
08-08

2010年7月11日

 

来上海第四天了。一直是阴雨蒙蒙,标准的桑拿天,到处都是粘糊糊的,直到今天终于下起了细雨。可是南京路依然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同学都回去了,剩下自己在宾馆里,突然有点不适应。

一.

这一次的出差是带着很多任务的,同时也少有的伴有些许紧张。除了工作的密度大任务重,还因为它的漫长——要在外奔波一个礼拜的时间,时间越长,不可控因素就越多,因为出差就是出来见人,既见人,总是要随着别人的时间走的,而那些早在一个礼拜前就答应好的时间,总会在事情的前几个小时,突然被侵占,没时间了——这是这份工作最让人沮丧的地方。你是小人物,你的时间总是比不上“大人物”的时间的,而人生本就是由时间组成,这样想来,莫非有些人的人生是注定就没有别人的人生重要,是注定要在“大人物”的时间间隙之间消耗掉吗(心境所致,有些忿忿不平)。

二.

上一次来上海是一年前,回到北京,就辞去了上一份工作。上海实在喜欢不起来,但是每次出差似乎都逃不了上海这个地方。这是到现单位最长的一次出差,从上海接着还要继续南下浙江。这个时候来上海,见面的第一个问候,无非是有没有去逛世博——没有,从来都是斩钉截铁的回答,用台湾人的话说,“那简直是个灾难”,讨厌去凑热闹。

多次的来上海,这个城市始终没有改变它给我的印象。再次怀着世博民风提高的善意揣度,试图着问路,发现这依然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打的路上,司机师傅操着一口上海普通话说,阿拉上海啊,什么都好,就是外地人太多。语气里一股的不屑。猜想,这位司机师傅想必也一眼就能认出我是个外地人吧,干嘛还要对我们这样的匆匆过客发出这样自以为是的牢骚!

当然,不只是上海人吧,北京人也一样,总是要嫌弃我们这些太多太多的外来务工人员。谁不会呢,你的家乡要是被赶也赶不走并且越来越多的外地人霸占着,你的心里想必也不舒服。

可是有什么法子?与其惹人生厌的发牢骚,不如努力打拼,走出那些祖祖辈辈的弄堂或者胡同,开阔自己的人生去好了,总比在出租车里对着外地人发牢骚更显身份儿吧。

三.

老同学见面,免不了一堆倒也倒不完的对话和同学间彼此交换不完的信息。某某女生又结婚了,并且随夫远去日本,义无反顾地放弃了自己努力了20来年的学业,心甘情愿地做起了全职太太。并且,这个婚姻让她更加笃信爱情和信仰——同学和她老公是一对坚定的基督徒,他们始终坚信:是主引领了他们相识相爱和牵手一生。

听着甲同学讲述乙同学的这一切,不自禁地生出微笑和美好——虔诚美好的心灵遇到幸福的机遇总会更高。

说完八卦,最后仍不免由感慨上升到“酸腐”的理想和追求之类。说来说去,还是对过去的无限怀念以及对未来的无限彷徨。转眼间,毕业已满3年了,甲同学也已离校回国一年多。突然发现,未来哪里经得起我们彷徨,未来正以它乔装改扮后的陌生面目悄无声息地潜入我们的现在。说它陌生,是因为大多数人的未来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说它乔装改扮,是因为现在的每一天都是被我们忽视的未来,我们早已认不出现在的未来了。我们都以为未来是何等得亮丽,其实未来不过如此,日复一日地上班,然后立业成家,孝顺父母,抚养下一代。而且,已经有部分同窗开始了这样的“未来”……

你就打算一直这样走下去了?同学问。

不这样打算,还有更好的打算吗?

那你的理想呢?同学又问。

呃……真的已经忘记理想是什么了。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