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同心圆
2010
08-08

同心圆

        一天吃饭时,A君跟我说起两个人两个圆的比喻,后来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我是说这个比喻。
      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圆圈,陌生时就是毫无关系的两个圆,各自在自己的轨道上悲喜哀愁,互不干涉,也互不想往。某天,两个人机缘巧合也罢蓄谋已久也罢命中注定也罢,总之认识了,于是就进入了数学模型里两圆相交的情形。交集的大小反应了两个人关系的疏离——通常,人与人之间,交集占到圆周的三分之一已经足够相处,足够一起谈工作,一起旅游,一起谈论某部电影某本书,甚至一起厌恶某种生活。这时候的分寸也是最美好的,因为三分之一的交集,一个人足可以把自己最通融最豁达最宽广最睿智的一面完美呈现出来,而毫不负担地隐去那剩余更加复杂更加多变更加尖刻更加自我的三分之二禀性。所以A君说,在我眼里,B君会显而易见比其讨人喜欢,因为我与B君目前是处于最完美的三分之一交集上。A君说得安静且坦然,不紧不慢,不慌不张,不是自我辩解,更不是自找台阶,仿佛就是在陈述一个1+1=2的常识,这让我本以为A君是在自我解嘲的那点小心眼到显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说实话,对于一向少言寡语的A君,突然说出这样形象且感性的比喻,我很是惊讶。我以为,A君应该就是一个整天跟一长串又一长串周密且严谨字母打交道的木讷份子,认真条理规则地生活是其要义,一些无甚紧要的解释与说辞会觉得累赘且繁冗,不如删去。没想到,某个时刻,他也可以说些“身外之物”。于是,我又颇有些逗趣意思地问:那我们现在处在哪个交集上?A君没有回答,反倒说起,两个人最大的交集就到了重合,说着还用筷子蘸着茶水划了一个圆圈,表示完全重合。此时,A君的认真劲儿让我不能不严肃了——重合到不至于,毕竟两个人原来的人生轨迹是毫不相通的,各自的天生因素,各自的秉性,各自在相遇之前的经历,都已形成是无法改变的历史了。倘若认识得早些,这个圆或许还比较规则;倘若半辈子才遇到,每个圆无可避免地都要被打上层层补丁了,你的伤口恰巧也是我的伤口么?怎样才可以重合?这让我想起洁尘的一段绝妙比喻:“普通人的爱情像生一场重病,病愈之后,抻抻胳膊甩甩腿,还算是个健全人,便跟病友搀扶着劫后余生小心翼翼客客气气地走。这两个病友被旁人称作夫妻。”不能不说当下的洁尘是幸福的,书写事业,丈夫儿子及家庭,温馨温暖安然恬静。然而不经历些刻骨铭心与无可奈何是发不出这样的慨叹的,幸福的背后依然有伤口——这是一个悲观者的视角。所以,我以为,两个人能达到同心圆的地步已经是上苍的造化了——大圆套小圆,同心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的状态恐怕对我们中的大多数而言都是祈求不来的福分吧。不过,我还是对A君这样的想往报以珍视,难得的干净与单纯。相比之下,我似乎越来越呈现未老先衰的迹象了,这是自己的不圆满之处。不过也好,不圆满并不妨碍追求幸福,反会增加一份“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随遇而安。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