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星辰也有忧郁的影子
2010
08-08

星辰也有忧郁的影子

        听闻梁文道由来已久,知道他是一位颇为活跃的香港文人,思想先锋言辞犀利,针砭时弊入木三分,用最俗气也最概括的语言来说就是梁先生是一位有理想有魄力有见识更难得的是有责任的“四有”知识分子(这个世代,知识分子到处都是,有责任的知识分子恐怕是越来越少了)。豆瓣的九点经常会置其博文在首页,我也每每不容错过。“我以为自己见多识广,这半辈子主持过,主讲过,参加过的论坛讲座不计其数,从早起的飞扬炫耀直到如今的甘愿旁观,已经没什么是没见过的了。除了疲倦,就是熟练,一切行礼如仪。”这是梁先生给自己的总结,也是我对其的一贯认知与理解。然而今天初读《我执》,很是讶异——本书中的梁文道形象与之前的印象大相径庭,我曾未想过梁先生也有千回百转绕指柔的一面,用本书的序题即是:星辰也有忧郁的影子。
      “我都知道了:这一切谎言与妄想,卑鄙与怯懦。它们就像颜料和素材,正好可以涂抹出一整座城市,以及其中无数的场景和遭遇。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你以为是自己的,只不过是偶然。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之谓我执。”这是本书腰封上的一段话,也是其开篇题解,应该也是本书的基调与意指所在吧。
     《我执》中梁文道谈了很多关于爱情、等待、拒绝、回忆、拥有等等感性备至的话题,可以说不管是他引用的文学、哲学亦或电影、流行乐,都构成了其言谈本意的一个个载体,躲藏在其中的作者游刃有余、清晰明朗地传达着自己的观点感受甚至亲身经历,明察秋毫的你或许能从中品读出梁先生的恋爱亦或失恋,然而文字带给你的绝不是窥私名人的快感,当然也不是虚空、绝望与无所依,而是会然于心的了然与淡定:其实整本《我执》的文字,都是在教我们如何不执,并且如何能真诚真实的拥有一个豁达开朗的人生。“我们也有过短暂寻常的时候。。。。。。曾经讨论自己喜欢的电影,曾经用同一只杯子喝水,翻看同一本书,用同一个勺子吃冰淇淋,事后回想,这岂不都是寻常风景?‘当时只道是寻常’这句话本身就把寻常变成了异常,所有我们以为会成为平常习惯的人事皆是无常偶然的诡局。只有事后追忆,才明白那寻常是何等得殊异可贵。赐给我们寻常体验的人,是不可恨的。”如果你还处于失恋的绝望中,无人言说的委屈中,报复的愤恨中,此段文字是否会给心灵带来哪怕一点点的动荡?“你很他吗?”我的朋友告诉我,她不。
      《我执》中充满了诸如此类的日记体故事与心得,琅琅上口,醍醐灌顶。作者引用基斯洛夫斯基影片《情诫》一集来谈暗恋,结尾写道:“原来人真的可以在另一个人的眼中渺小若斯,恍若尘土。”读罢作者寻常心境下的娓娓道来,淡淡的哀伤之余,更多的是风轻云淡:世界如此,人生如斯。
      “擅长文字的,终将死在文字的手上。因为对方将从文字里发现,无论对待任何事物,这个作者都是冷静量度,且能掌握进退的分寸。于是感到危机的存在,如动物般本能地逃逸。”疲倦、熟练、行礼如仪的梁先生这段话最终连自己都没放过,把自己也推入了一个被审视、揣测怀疑的位置——或许,他大概早已不在乎旁人是如何看待他这位“擅长文字的”吧。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