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2009年1月20日
2010
08-08

2009年1月20日

一段时间的不想事,忙着早起,忙着等公交,忙着挤地铁,忙着赶稿,忙着应付。一天中最悲观的时刻,就是早起睁开眼睛刷牙的时候,特别容易觉得:一切都好没意义,为了什么。当偶然看到某样刺激到神经的东西也好,文字也好,就会突然情绪失控,用绵羊的话说,突然返回我擅长的“装死状态”,整日整日地没有一句言语。

如果时间可以返回,我肯定不愿意再做个好学生,我宁愿可以三天两头地被老师提出来冷言冷语讽刺几句,恶言相向几句,白眼眉头多冲向自己,这样可以锻炼自己足够承受的心智——这不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从小太被师长和周围人群娇惯了,就会真把自己当棵葱,长大的社会绝对不会这样看你——当个过于敏感的成人,没什么好处,应该学会对含沙射影习以为常。尽管我明白,所有的口水都是正常的,可是依然会表现出过激反应。

小的时候,总是想不明白身边的很多大人,怎么能够容忍自己活的那样平凡乏味?为什么不让自己活得华丽丽滴闪亮亮滴?为什么不挑个众人瞩目地工作来做,而甘心“碌碌无为”?当自己终于成为几岁孩子口中的大人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无能为力改变任何,所能做的只是顺着前人的轨迹循规蹈矩,甚至更猥琐地过活。

某某说,我太了解你了,你并不是特好的女孩,有些缺点你是需要改正的,不然你会吃亏吃苦。我依然嘴硬,我当然不是什么好人,更无过人之处,我爱钱,爱漂亮衣服,爱可爱饰品,爱所有爱慕虚荣之人喜爱的东西,我本身就爱慕虚荣了,怎么了!

可是喊完之后,心里依然不好受,因为有些东西,我根本连想都不敢再想了。我知道,某某说的那些缺点在我身上已经根深蒂固了很久,已经积重难返了。我装作大大咧咧地大哭大笑大闹,可是心底里,依然在渴望一些东西能够出现,她们是接近你的气息的,是根本不需要你说话就能够永远契合的,是再苦也让你尝起来甘之如饴的。

世上真有这样的东西?是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是虚幻的不存在,是无从找到的,所以才导致,不管怎样,都觉得自己缺了一块,觉得自打长大起,人生的边缘,就存在了一个缺口,所有开心快乐的底色里都是阴郁的。我不知道别人是否有这样的心理,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何开始的,她们就如影随形。

喜欢听歌,看电影,读文字。我看她们,如同补营养一样,我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的成长,是渴望那些能够帮助我了解人生的,渴望让自己变得坦然豁达平和,让自己变得智慧。可是不得不承认,艺术都是来自于创作者的生活,是无法逃开创作者的个人理想与寄托的。聪明的创作者,往往喜欢把自己的理想隐喻在个人作品中,哪怕是变了形的,这样就容易导致或多或少地给不成熟的观者营造了一个潜在的“理想王国”。所以人都爬到25岁的格子间了,还保留着很多希冀,尽管清楚地知道,此生绝对是无缘了,可是言说的时候依然渴望着奇迹。

当年上学的时候,阴差阳错地跑到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城市,四年之后,本可以选择一个相对安逸的环境,却依然壮志未酬般地死命往外跑。偶然来到这个城市,不知是幸或不幸。眼看着拥挤的人群,磨平了所有的光荣梦想,却依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那晚和象君吃饭,她突然提到“我的BJ梦”,才突然想起问自己:当初跑来难道也是因为冥冥之中的BJ梦?已经很久不去想“梦想”二字。

又一个热闹的春节到来了,又一个打包回家的时节。留下些笔记,倘若来年改变主意了,有据可查。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