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2011年11月30日
2011
11-30

2011年11月30日

看微博,得知今天是母校武汉大学118年的生日,我入学那年,正好赶上110年校庆。

因为专业原因,我没有带着所谓的“一技之长”离开学校,反倒是满眼惆怅。可是4年以来,不管我走到哪里,做着什么,我知道,我的嗅觉、判断力甚至自信都来自她的承载与熏陶。

没有学一个热门的专业,没有获得抢手的学位,没有跨入让人高看的门槛,但是我依然感激:我的人生轨迹因她而与原来不同,难得的是,这些不同恰恰都是我所愿的。

如今毕业4年有余,除了心态之外,感觉自己仍在起点。看到网上有说,人生的26-30岁时最难熬的阶段,因为责任越来越大,面临职业长期规划与定型,开始在事业与家庭之间做平衡,开始需要积攒人脉并学会圆熟……这些都是我此刻正在面对的。

有时候,我会天真地奢望:如果人生可以安装一个快进按钮,就像看电影一样,把不精彩的部分统统快进掉,该有多好!而且,未来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这对我有太大的诱惑力,我多想此时便能看到。

偶然看到叶倾城的一篇博客《生育就是限时秒杀》。她说:“我很彷徨:我没有文人墨客们讴歌的,与生俱来的母性;我抗拒一切会把我变成庸俗妇女的事——但不变成妇女,是否就能成为万古长青的美少女?我不大会照顾自己,也很难想象照顾一个婴儿,要对一个人的一生负责这个念头,吓着了我。但,我也像所有人一样怕孤单,最怕这世界终将与我无关。”

没有想到,这一段竟让我淡淡地想哭。没想到,自己现在遇到的彷徨正如叶倾城当年遇到的,那情境,一模一样。

后来我与LS说,今天看到了一篇特别好的文字,他不假思索地说:是人家的观点特别正确,人家又说服你了,是吧。

我没做争辩,我知道,这是我一直留给他的印象:耳根子特软,只是对于别人,对他,只是一个劲儿地强硬。

很小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一段话,王安忆的还是池莉的还是谁的,反正是一个成功的女作家,她说,她从小就懂得谨慎地呵护自己的成长,意思大致如此。后来我毫不犹豫地把它抄在了摘抄本上——那还是一个流行摘抄本和手工抄写的年代——并偷偷地,向她学习。

也许终究,我没有学会如何谨慎,如何呵护,如何成长吧。到如今,依然是一个心粗大意、不重细节、处处跌倒、毫无建树的不靠谱女青年。一些事情,错了再错;一些决定,做了才后悔;一些人,信了才重新认识……

所以,我的为人的挫败感随时会纷至沓来,而自信心也随时会爆棚满满。

我说,我知道自己的缺点,最大的毛病就是自律性太差。LS毫不客气地反驳:不是太差,是压根儿就没有。

是,我承认。比如我一个劲儿地叮嘱自己,要早起,不要睡懒觉,可是仍然不听使唤地,每天睡到10点,11点,12点,就像上辈子是困死的一样。

比如,我一个劲儿地叮嘱自己,今天要看书,要写读书笔记,可是转着转着,就做到了电脑前,混混嚯嚯地耗去了一个下午。

比如,我一个劲儿地叮嘱自己,要少上微博看些有的没的,分散焦点,影响判断力,可是做着做着,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开了熟悉的网址……

不得不说,在自律性这一点上,我比LS差得不是5年10年的距离。

是不是今天,我该给自己列下一系列条条框框,并开始严格执行了呢?今天是11月的最后一天。明天是12月,然后,今年就OVER了。

我该怎样给自己的今年划上一个满意的句号呢。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