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怎样的生活我愿意日复一日地过
2012
08-23

怎样的生活我愿意日复一日地过

梦回学校。

下午两点半文学史的课,我怎么也占不到座位。走进教室,桌子凳子都高了一大截,同学包括女生在内都是人高马大的,只有我仿佛来自小人国,奋力爬上凳子,却怎么也上不去。沮丧地走出教室,看到门外拥挤着一堆和我一样没占到座位的学生,不过全都是男生,而且和教室内的一样的人高马大。

不知道这个梦有什么寓意或者暗示,醒来后只是一阵无力感。

不知道是否因为身体关系,最近常常处于“后悔”的情绪中,我称之为“间歇性抑郁症”。总是想:假如倒回,我就不会情绪化辞职;假如倒回,我应该本科毕业继续读研;假如倒回,我打死也不会跑来北京,而是寻一隅娴静的小地方;再假如倒回,我的高考志愿也不会报一个离家那么远的学校,而是打算在哪里定居就选择在哪里读书……

陷入这样的“后悔情绪”往往越走越远,然后生出一层更甚一层的自我否定,仿佛过去的将近30年都是白活了,竟做出些错误的决定。可是谁知道,假如真的能够重新再来,我就不会再做出同样的选择?

与朋友聊天,一个说,带孩子逛淘宝吃火锅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一个说,我想做全职太太。我都是毫不犹豫地给予否定。我说,你可以借着怀胎十月,尝试着呆在家里看看,就知道自己是否喜欢,是否适应了。

我的生活,目前的状态,是我从未想象过的。哪里想到,会在自己工作已迎来游刃有余地娴熟阶段,却要戛然而止,待在家里孕育一个生命。仔细想想,这样的日子,于我,其实是求之不来的:每天睡到自然醒,起床后有婆婆或者妈妈做好的早餐,然后上上网,逛逛喜欢的网站,看一部电影,翻几页书,纯粹满足好奇心地学入门一门外语,累了再午睡一两个小时,日子轻松且充盈,一天不紧不慢地,就过去了,很少感到无聊过。即便一个人在家的日子,除非收取快递,否则完全处于“失语”状态,依然觉得这样很好,安静且灵敏。我实在不太喜欢讲话,平日里看到那些唾沫乱飞的主儿,打心底里觉得可怖。

之前一直觉得十个月该多难熬啊,不知不觉也已过去了七个多月。可是,有时候,还是会感到一阵无力,这种无力来自没有目标,没有驱动力,甚至是没有压力。日子总是向前的,可是自己做的那些事却是可有可无的,成就感与价值感还有自我认同感,极低极低。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全职主妇更需要一种特别的毅力与耐力,因为你每天打交道的,除了琐碎还是琐碎,除了重复还是重复,它耗的是一个人的心力,远非体力。你需要腾出百分之七八十的精力来与自己作斗争,来内省,来自我提气,来自我寻找价值——这比出去找一份工作,累得大汗淋漓,昏天暗地,回家睡一觉哭一场骂一顿重新上路要难得多。我自认为没有成为家庭主妇的能力和心力。

朋友再问:那你以后还是打算做媒体这一行吗?

不然呢?我还有别的谋生本领吗?

之前尝试过别的行业,比较起来,我还是更爱好媒体这一行,尽管很多时候媒体也让人觉得乌烟瘴气、浮躁喧哗、哗众取宠或者有气无力。但是媒体有我看重的优势:一来与文字打交道得多,这点儿让人欣慰;二来媒体是一个相对来说对于团队合作性要求没那么高的行业,也就是在平日的工作里,不需要太多的寒暄客套虚情假意,靠着自己的内心,专心专业的做好自己的事情至少就不会让你成为一个很赖的媒体人。另外还有一个私心是,媒体人好歹都有些相对自由的业余时间,可以用来把玩些小兴趣——这些当然都是我主观且乐观的判断,仁智见仁咯。

其实还是不知道,怎样的生活是自己愿意日复一日地过着不厌烦的,但至少,梳理一下,我知道怎样的生活是自己不愿意日复一日地过的,也很好了。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