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相爱或死亡
2010
08-08

相爱或死亡

这篇博客的动因来自于在新浪围脖上看到的一段视频:复旦大学一位年轻老师陈果的一堂大学生活导论课,102分钟的视频我用了下班后的2个小时看完。能拥有一位这样的老师是复旦大学同学们的幸运,我们羡慕不已。

可以说这是一堂大学思想品德基础课,我们每个刚进入大学校门的同学应该都要面对这堂课,当然,也是我们认为最让人讨厌、最无聊乏味和逃课最多的一类课。但是陈果老师能把这样的课讲得让一个毕业了将近3年的社会青年仍然津津有味地听完,并且颇为感动和深受启发地写点东西,实在让人震撼。更为难得的是,听完课,自己竟然真的开始了某种程度的思考。

不写博客和日记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都说这是长大成熟的自然趋势。其实,这只是我们给自己找的借口。自己越来越被繁杂的现实生活拖累,而越来越少有独处的时刻,而已。这是陈果老师讲到的“孤独心”,随着现实因素和功利主义的慢慢侵入,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丧失掉了曾经简单纯粹的孤独心了。

独孤心那么重要,它让我们与自己对话,让我们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让我们自省和反思,让我们忏悔和感恩。现代生活,留给我们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家人、朋友、工作,电脑,手机、掌上电脑、社交应酬,甚至MSN、QQ、游戏,所有的外物几乎侵占了我们作为个体所有的独处时间,我们哪里自由自在地与自己真实地相处过?想想我们真正想要的生活,想想我们真正感兴趣的事物,想想那些所有“无用”但是让我们发自内心感到充实与快乐的东西?

说到“无用”,陈果老师讲到了“友情”。真正的朋友都是“无用的”,真正的朋友不会让你有任何功利的目的,真正的朋友是可以产生同情的理解和理解的同情。你会因为有这个朋友而感觉到满足与充实,真正的“友情”和爱情一样弥足珍贵,且无需赘言,那是一种灵魂的默契。

我们总会说,TA是自己的朋友。呸!谁是你的朋友!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就把我当作你的朋友!扪心自问,我们有这样的朋友吗:两个人可以呆一整天而无需刻意地去用语言打破尴尬的沉默,两个人可以自由地毫无拘束地相处在同一个空间各做各的事情而不必感到压力和劳心,甚至可以把另一个人的存在当作空气,在你看着窗外突然流出眼泪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尴尬,更不需有任何解释,朋友会过来轻拍你的肩膀,然后递给你一张纸巾?因为TA同样懂得你的伤感与慈悲。我们有过这样的朋友吗?

“在复旦大学,你们能学到的唯一的且终生受用的东西就是思想的自由。”思想和自由,我们的老师何曾这样严肃且真切地告诫我们:独立的思想、自由的思想是何等得重要,它们甚至比生命重要。

我们的大学由老师和父母决定,我们的专业和工作由社会功利价值决定,甚至,很多人的婚姻由面包决定。当我们的专业不是自己处于自由心所选择的时候,学术之路终究无法长久;当自己的婚姻不是处于自由心所选择的时候,爱情之路必将灭亡;当我们对生活再也扬不起任何发自心底的自由爱意的时候,我们的躯体也只能死亡。

所以,相爱或死亡。可是,语言最乏力,语言也最简单。当这一切的道理我们都懂得的时候,要用行动去做到,是多么的难啊!

好在,我们的大学有这样的老师,能够为我们开启一扇人类和生活的真善美之门,起码听过这些的同学们,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不管多么曲折坎坷,都会保留一份对待生命的尊敬和憧憬。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