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越是花团锦簇,越是落寞悲凉
2010
08-08

越是花团锦簇,越是落寞悲凉

      8月1日,阴有阵雨,微风,闷热。
    梁文道文字《倾城》一篇的开头这样写道:“我用这样的方法来回忆一段感情的开始和结束:在我们结识那一年夏天,古城出事,不知死了多少人。那一年,柏林围墙垮了…苏联解体…波斯湾战争爆发…”自己也曾经无数次在开始一段自以为了不得的叙述之时,妄图使用如此跌宕起伏的语言作序,我钟情并羡慕这样的叙述和语调,有一种自宏大叙事中铺陈开来的沧海桑田的感觉,也有种斗转星移中流露出来的生命脆弱与渺小感,同时也可以颇具吸引力地把自己的言说对象不露痕迹地蔓延开来——可是无奈于自己的才疏学浅,既没有那样深厚的历史底蕴,也没有那样语出惊人的文学素养。所以看到这些文字,往往只有出神的份儿,而我能表达的方式只能这样:
     今天,该是好日子,早上出去的时候,碰到两队喜气洋洋的婚车,给阴霾的空气中增加了些许甜蜜的气息。
     不得不说,这样的语言,苍白,做作且毫无格调。可是,我还是要继续下去:
过去的7月,一半在S城左奔右突,一半在宅里睡眼惺忪,日子过得如流水般绵长安静,倒也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熟悉的朋友玩笑般嗔怪我把大好的休息日子浪费在家中,实在奢侈。其实自己也有些无措,时间多了,哪知该如何处置。读书观影似乎成了不假思索的本能,除此之外,真不知还能做些什么。况且老天也是一阵晴一阵雨的,out or not就成了一个问题,便也懒得费心思定夺猜测,图个闲适罢了,只是弱弱地担心:不要真怪罪我懒惰。
     说着又想到看来的一段文字:“想象一个男人生来就缺少一颗心,他善良、正值、彬彬有礼,但就是没有那颗心。”这是一个历史上的才女描述她一辈子心仪的男人的,在死去之后的遗文中。这样让人心碎的失恋宣言未曾读过,她用最宽广的包容原谅了这个耗尽她一生心思的迟钝男人——鬼知道他是真迟钝还是装傻还是从来就害怕责任——她选择聪明友好天真地把他归为天生缺少一颗心罢了,她把自己一生无尽的委屈眼泪埋怨都巧妙地融化在了这样一句大音希声的语言里,永世回响。此乃真语言的魅力,或者苍白,或者穿透灵魂。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