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
2013
08-30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

“秦火火”也许没有想到,自己是以“摊上大事了”才真正火起来。

最近几天打开微博,漫天遍地的新闻基本上是这两条:秦火火和立二拆四因网络造谣生

事进了局子;薄熙来案件济南审理中,各种公诉材料面世以及爱上老大的女人这样的段

子……

关于薄同志的各种家事公事,各种暗度陈仓,实在是一出热闹的大戏。只是鄙人实在见

识浅薄,踮着脚尖跳几下也够不到人家的”厚黑墙“,我辈屌丝穷尽毕生想象恐怕也达不到

人家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所以对于这件事,我几乎自然主动地放弃了

发言权(当然有木有我的发言压根儿丝毫一丁点儿也不重要at all)。

但是秦火火的谣言们确乎还是离我们很近的,我们都曾是那些“谣言”的受众或者有意无意

地传播者。

老实说,我对这次大张旗鼓、轰轰烈烈地宣传打击网络谣言抱着谨慎的怀疑态度。

疑问有以下几点:

一.”网络谣言“的定义是什么?由谁来界定什么是”网络谣言“或者非“网络谣言“?广大网民?立法机构?还是政府?

二.由广大网民来定义,无论从可操作性以及是否保证每一次都合乎理法而不是被愤怒裹挟的角度来看,显然不成立。由立法机构来界定?在当前我国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不分立且呈”缱绻绕指柔“关系的现状来看,立法定义的”网络谣言“是否公正客观以及具备足够说服力?由政府?或许更危险。打击”网络谣言“会不会发展到”限制言论自由“的极左倾向亦或成为打击异己意见分子的武器?这都需要怀疑。

三.网络谣言仅仅指散播不好的、消极的、负面的形象、观点或者意见吗?如果是散播好的、积极的、正面的谣言,算不算网络谣言呢?需不需要打击呢?比如,CCAV经常不顾现实,整天歌舞升平不说,几条不同的新闻播报还要找来同一位”群众演员“换个”马甲“描述大好河山,感激涕零啥的。这怎么算?

四.还有,还有那些鼎鼎大名的大明星们代言的广告,往往都有夸大其词甚至故意迷惑、诱惑受众的嫌疑,他们的媒介有时是电视广告,有时是网络广告,甚至有时干脆赤裸裸地充当“写”手,“歌”手,算不算谣言?需不需要打击处理?

“秦火火们”为了博取眼球,获得经济利益,有时候的捏造曲解肆意炒作是挺让人反胃的,但这也是现代社会网络发达,催生“沉默的大多数”产生正能量必然伴随的鱼龙混杂。它们的真伪好坏经过一段时间的辨别过滤,依靠网络自身的生态系统是能够消化处理的。这样”杀一儆百“的示范未免让人有些小题大做了。

鲁迅老师曾经说过: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我深受其影响。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