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2009年12月27日
2010
08-08

2009年12月27日

  心血来潮,竟然克服了周末困觉的恶习,一大早起跑到唐山玉田去参加岩姐的婚礼。
去年的春天,岩姐来我们家借住过几个月,于是便与她接下来姐妹之情。想当初,我们几个“光棍”每个周末要么在家里的床上横躺着,胡说八道异想天开;要么窜到某某公园狂拍一通照片,自得其乐。日子单调也热闹,虽然总是喊着郁闷,却依然每天唧唧喳喳的。
转眼间,燕子已南下福建,随军男友了;星星已转战天津;饼于10月领证了,岩姐婚姻完毕已踏上准妈妈的征程,正应了那句,自古女子都是要随着自己的另一半海角天涯的。
话说岩姐,其实大家都是同龄之人,之所以以姐称呼,实在是因为岩姐在我们眼里那可不是一般二般地八零后女子;用一句话总结,绝对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漂亮,贤惠,活泼,烧得一手好菜,唱得一肚子好歌2009年12月27日 - 第1张  | 寻家里可以收拾得井井有条,外面可以high到三更半夜。岩姐实乃尊称,大的小的,都喜欢叫一句“岩姐”以表达我们的佩服和景仰之情,O(∩_∩)O哈哈~!
今天的婚宴,我试图录下整个过程,可惜手机不争气,刚几分钟内存就满了,删除好多照片依然内存不足,只得作罢。感动的是,当岩姐和她老公在主婚人的引导下,向爸妈三鞠躬时,老爸老妈都忍不住当着那么多的宾客流眼泪了,看得我竟然也生出莫名的泪水来。爸妈的泪水,除了激动,更多应该是说不出的酸甜苦辣吧。
唯一的女儿,从呱呱坠地的那天起,被当作掌上明珠一样呵护疼爱着,眼看着上学,长大,慢慢地远离自己,直到这一天,被一个完全陌生的臭小子光明正大地彻底牵走,她似乎从来没有属于过这个家庭一样,一直在为另一个家庭而长大懂事美丽着,直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是释然多还是失落多?善解人意的主婚人也在此时巧妙地问了岩姐一个问题:用一首歌来表达以后对爸妈的孝顺,你用哪一首?当然是《常回家看看》。第一次觉得这首歌出现得如此恰如其分。
今天很冷,走在外面,感觉像是光着脚,冻透了都。早上搭车的别克商务刚起步就抛锚了,不得不换成拥挤的帕萨特,和陌生人挤着,腿都麻了。回来时的火车吧,一共一个小时的车程,硬是晚点了半个多小时,车上被一个丑男狠狠地踩了一脚,楞是痛得我不顾形象地尖叫了一声,那人赶忙连声道歉,还问:踩着了吧?我恨得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愣是没搭理!
不过总的说来,还好还好,饼的小侄子还是那样帅气可爱,中午也算是大快朵颐了一顿,晚上又美美地吃上了饼家妈妈烙的美味肉饼。
嗯,还好很开心。
今年一共经历了四位好友的婚礼,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祝大家happy forever!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