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帝都后遗症
2015
04-29

帝都后遗症

帝都后遗症 - 第1张  | 寻

转眼,离开帝都四个多月,小城生活基本安定了。

外出说话,不时有人会问:你说话有一股京味儿啊?

“有么?哦,我以前在北京待过一阵子。”匆匆回答了事。

想起在北京的时候,也经常会被人问道:“你不是北方人吧?口音不像。”不禁哑然失笑。我是哪里人?如一朋友所说,北方人眼中的南方人,南方人口中的北方人,仅此而已。

 

L市于我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甚至比帝都还陌生。在帝都,身边接触的多是外地人,尽管不是家乡,倒也不至于特殊。而L市是一个内陆的三线小城,生活中打交道的多是世代相袭的本地人,突然多出一个连买菜都要说普通话的人,难免要被多问几句,于是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外地人了。好在,这儿的人们大多比较朴实,也还热情,消除了几分陌生的羞怯。可退却之心依然还在。

 

木心的《从前慢》终于火了,“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回到小城,似乎突然之间也回到了“从前慢”。这儿的时间仿佛被人为的拉长了。你备好紧张的状态,急匆匆地去赶一班车赴一趟约,你以为碰到了下班高峰期,要被堵了。末了发现,只需十分钟的时间便到了,剩下那多余的二十分钟足可以气定神闲地喝一杯咖啡,润一润火急火燎的嗓子。

帝都的庞大与拥堵培养了我们无限放大的地理空间与无线压缩的时间感受,任何事情,若要准时,总是要至少提前一小时甚至更长用来赶路的。回来以后,发现自己把这样的时空错觉安置在这样一个小城,实在有些小题大做。再长的路,再远的约,基本上半个小时足可搞定。

时间长了,慢了,自己的脚步甚是匆匆。这是帝都后遗症之一。

 

在帝都,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房,同一部电梯,哪怕是天天“偶然碰头”,也是可以各顾各的,不需要抬头不需要打招呼不要说话的。来到L城,我依然“秉承”这样的理念:不主动微笑,不主动说话,更不嘘寒问暖。可是搬家当天,就被一热情的老太太又是搭讪又是按电梯又是帮忙提东西,给惊倒了。然后,每一个进电梯看到我们大包小包的阿叔阿婶大哥大姐们,都会热情地搭句话:喲,搬家呢,东西不少。我只有微笑以对,缓解自己的尴尬。

SP说,他从帝都回来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心肠变硬了,面色变冷了。他可是土生土长的L市人。

是啊,帝都是一个契约社会嘛,大家都依据规则和法则办事,人情之事全凭心情。更何况,在那个流动的社会里,今天见了面熟络了的人,明天就可能天涯海角了,干嘛还要投入热心和热情?可是小城L不是的,它还保留着原始的人情氛围,乡里乡亲的,见了面总要问候一句:下班啦!吃了吗?从小餐馆出来,不管是吃完饭的还是打包回家的,店老板总会加一句:“您慢走,外面风大”或者提醒一句“外面天黑”。

慢慢地,我也会觉得:人情社会也没什么不好。人情社会自然有依靠人情向上的阶梯,暗流涌动,不可捉摸;可也有一句句真心实意的招呼,一张张温情的面孔,告诉你:彼此怀着友善,至少不排斥偶然意外的惊扰。

陌生人的微笑多了。我或许也该收一收那帝都养成的“扑克脸”——此乃帝都后遗症之二。

 

再后来,去银行办卡。

拿着号码就直奔客户窗口,不用排队等候的感觉爽极了。可是,可是那个柜台服务员大姐,看我走过去,脸不红心不跳,眼皮不翻一下地径自和里面的一名同事聊天,貌似是关于股票的话题。

向来好脾气的我,忍了一下,继续等待。大姐聊完一只股的涨跌之后,缓缓转过来,问我办什么业务。“开卡”。我想以自己的干脆利落来变相督促她,无奈没起到任何效果。她收过我的身份证和表格,还是一边操作电脑一边继续聊天。

我猫捉死耗子般地继续等待,期间不住地压抑自己的怒气,大口的吸气呼气。然后刻意地凑近身去看她的工牌,姓名和工号。这位大姐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耐烦,终于不再聊天了,开始“有条不紊一心一意”地给我开卡。

可是我等啊等啊,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她还在慢条斯理地操作着电脑,我终于忍无可忍蹦出一句:怎么这么慢?!

她用一段方言回答了我。本来我是可以听懂的,隔着玻璃,再加上忍耐力已经到极限,我直接爆出: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你有没有一点儿专业精神!

这位大姐貌似被我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和“上帝”的质询口吻吓到了,赶紧改说普通话,解释了一遍,说是什么我首次在他们银行开卡,各种信息都需要系统一条条上传验证之类的,所以比较慢。

终于,大约四十分钟以后,我开出了翘首以待的银行借记卡。然后,走到大堂经理处激活网银,那个姑娘估计眼睁睁地看到了我对柜员的发飙,待我走过去,用眼神指使和她聊天的同事(男的,貌似保安,who knows)赶紧走开,让我坐了下来,态度极为友好地帮我办完手续。

好吧,我想说,在L城,目前来说,最大的挫败感就是极度缺乏“商业社会的服务意识”。不管是酒店服务员,饭馆服务员,银行工作人员,统统一副“店大欺客”的架势,你不主动询问和争取,他们是能懒一分则懒一分,能躲一步则躲一步。我这有着严重帝都后遗症的患者,深深感觉到自己作为一名顾客的玻璃心被一点点击碎。

 

所以,总体来说,小城的悠闲很是受用;但是小城的商业化比高大土的帝都还是差了好几个昌平县城。慢慢适应吧,(政府)改造或者啊(我)被改造。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