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周末记
2010
08-15

周末记

一.老友记

老同学突然过来,也只是挨到晚上才匆匆见面,在一个人流嘈杂的商场里。

他是我初三的同桌,后来的好哥们儿,一直联系到大学,后来因为一场变故:我们之间的纽带——三石哥的突然离去,使得我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淡,最后仅仅限于网上打个招呼,昨天一见,算起来竟然有6年没见了。

6年,除了身材稍稍发福点儿,同桌似乎没什么变化,还是有些愣头青的感觉,说话大里大气,走到哪儿都乡音浓重。毕业后他曾回家自己创业,赔了生意,又不得不重新出来混世道,所以谈话中,听到他最多的感慨是:没头绪。

响起当年的四个好伙伴,一个早已为人妻为人母,一个突然离开了熙熙攘攘的人世,到了另一个我们无法知晓的世界——只剩下如今仍在异乡漂泊的我们,6年了才见上一面,很多话竟然不知从何说起,在嗓子眼儿憋着,慢慢往下咽,比如三石哥的丧礼都有哪些同学去了?三石哥每年的忌日,现在都还有人会去吗?三石哥的爸妈还好吗?三石哥以前的女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她现在怎样了?

说来说去,仍然是物是人非,怎奈转眼间我们都已长大成人!那些回不去的挥不去的美好和记忆,也只能在老朋友偶然见面间,嬉笑怒放,如昙花一现。

同桌是因工作而来,说是第一次来京。尽管中间会待上几天,我却没能推荐一个好的去处,也不能作陪。作梗的是,即便是初中至大学的好哥们儿,6年的时间无法不产生些许陌生——我最害怕在老朋友之间陡然升起的静默与尴尬,那种感觉实在不美好,而且会徒生唏嘘伤感。如今是到了动不动就容易怀旧和伤感的年纪了,所以能不伤筋动骨的尽量避免。

因而老朋友过来,打心底里还是亲切和欢喜的,只是表现出来的,不免有几分客气和生疏——我想他大概也是感觉到了。怎么会这样,我自己竟也无法说出个缘由。只盼着在他离京之前,再好好聚一下。

二.练车记

眼看着考到驾照满一年了,除了在高速上跑过几回,平时倒没开过几次。以前是真胆小,不敢上路,最近莫名地犯起了车隐,老想出去练练,可苦了坐在副驾驶的SP同学。

晚上5点多从家里出发,往香山开去。记忆中香山应该不近,可是还没开过瘾呢,竟然就到了。我是没过瘾,SP却是说得口干舌燥加上神经紧张到抽筋。

一来,在行车道上,我总是走S形路线,方向盘在手上,却控制不了度,要么太靠左要么太靠右,然后就在左右来回摇摆;二来,换车道没有打灯意识,遇到前方车辆不稳定没有鸣笛意识。三来,也是最最严重的地方在于,一遇到红灯,重新起步,我总是熄火,平常路段起步还挺好,一遇到红灯重新起步,总是熄火再熄火,连我自己都快抓狂了,成了红灯恐惧症——听到后面的车在一个劲儿地朝我鸣喇叭,那叫一个着急啊,恨不得马上跑起来让人家道儿,可是越着急就越糟糕,要么离合抬猛了,要么油门踩轻了,给不上油,总是找不到离合器和油门的最佳结合点,在紧要当口,咔嚓一声熄火。

当红灯口过去,后面的车追上我之后,SP同学说,人家一看,是个女的开的,估计就释然了,你也别担心会被骂了——嗯,这是SP的理论,但凡在路上,他看到一个开车不灵便的人,还距离远远的,他就断定,肯定是个女司机。果不其然,到跟前一看,他的判断往往十有八九都是准确的。

多次经历下来,我也开始默认了,或许女人天生在把玩这些机器活物上,都要输男人一筹吧。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