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书不智 > 何以红尘自适
2011
03-23

何以红尘自适

《巨流河》与《喜宝》对照看,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前者是大部头的竖版繁体书,后者是手机上的轻阅读。

《巨流河》中的主人公也是作者,齐邦媛,回忆起自己飘摇动荡却又充满个人奋斗的人生,自问:“我当何以红尘自适?”后来她又告诉我这个阅历疏浅的陌生读者说:“它带给我好多年的惆怅,须经过好多的醒悟和智慧才认命。”

我喜欢这样不动声色地叙述,却又字字珠玑。它是用人生历练与智慧码起来的教科书,但却不似教科书那般生硬,毕竟,书写自己的人生,再怎么客观理性,总不免要带上诸多唏嘘感叹的。

作者在自己八十多岁的高龄来撰写这本自传史记,前半部分充斥着疾病、逃亡、战乱、饥饿与死亡,后半部分弥漫着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女的独立女性的艰难奋斗与个人理想的追逐,但是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都是难得的大智慧——看透不仅需要胸怀,更需要智慧。作者喜欢在每一个篇章的结束或者每一段人生的段落之后,加上一句:“如今想来,至今想起……”

而于闲暇碎片时间,随手打开的手机轻阅读《喜宝》却也有同样唏嘘沉重的感受,不得不说,亦舒这个女子太过于尖刻了,尖刻到连我这个同类都有些受不了。

年轻聪明的喜宝将自己出卖给与父辈同龄的富商,可以说出“青春不用来出卖也是要白白浪费掉的”这样的论调,她还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很多很多爱,没有爱,很多很多钱也可以,都没有,她就要健康——

这是个太过于凌厉的女子,她太聪明了,聪明到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要有回报的,她把自己的人生看成是一场投资,而且自己终归是要赢的。所以她用自己的青春换来自己六年的求学费用,她要读懂很多很多书,她要让自己弄明白人世间的熙熙攘攘……

没办法,这样的喜宝,即便爱不起来,却也是恨不起来的,毕竟,她青春、靓丽、幽默,还有一肚子的墨水。

真佩服亦舒能写出这样一个女子来,她那么世俗,却又那么优雅;她那么尖刻,却有那么可爱(她的第一理想是要很多很多爱)。

突然觉得,或许这个小说中的姜喜宝给了《巨流河》中作者“何以红尘自适”的一个回答,一种选择,只是姜喜宝过于浓烈,让旁观者看来有些心疼了。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