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影不欢 > 影评一篇
2011
12-05

影评一篇

骇人的东西不仅潜伏在阴影里或者潜伏在只身独处的时候,有时,当光天化日之下,我们和正常、友好的人在一起时,也会感到十分孤独、险象环生和孤立无援。

——瑟吉欧·莱昂( Sergio Leone)

 

 

泰山归来不看岳,五岳归来不看山

爱看电影,西部片是喜欢看的类型片之一。羞愧的是,过去看过的西部片并不多,耳熟能详的也就是几部,诸如《德州巴黎》、《美国往事》、《与狼共舞》、《老无所依》、《大地惊雷》等。

《黄金三镖客》是早就耳闻的一部西部片,惊人之作。直到几天前才想起找出来仔细看一遍。看完之后,我忍不住想写点什么。那就从西部片开始,尝试着写写看。

 

类型片:西部片

在所有的类型片中,西部片可以说是特征作为明显的一种类型。荒芜的原野,戈壁沙滩;传奇的牛仔,雪茄帽子;嘶吼的跃马,驰骋格斗。画面粗粝,音乐苍凉。

之前讲得最多的是美国西部片,看了《黄金三镖客》,才知道还有一种西部片叫做意大利西部片,起始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大多数影片由意大利人投资拍摄而得名。

《黄金三镖客》(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在美国上映于1967年,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讲述了好人、坏人与丑恶之人抢夺一笔财宝的故事。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是三条线上演“夺宝奇兵”,最后三线汇聚于宝藏埋藏之地,经过一路上的斗智斗勇,丑恶之人插科打诨,坏人死有余辜,最终好人获胜。

这样的故事情节和讲述方式早已被现在的电影给用烂了。《两杆大烟枪》、《疯狂的石头》大都如此,换汤不换药,添油加醋的事儿而已。

《三镖客》让我感觉非得写点什么的重点在于,看完了它,有一种“泰山归来不看岳,五岳归来不看山”的气势,观众尽可以在这部片子里,找到日后所有西部片的元素。

电影史上讲,1903年,埃德温·S·鲍特导演的《火车大劫案》是第一部西部片;1939年,约翰·福特导演的《关山飞度》开创了西部片经典范式。惭愧的是,至今我没有看过以上两部电影,(当年课堂上,依稀记得老师放过片段,可惜也是在不间断地打瞌睡间隙瞥过几眼)。再往后,就数得上导演瑟吉欧·莱昂的“镖客三部曲”了。

印象中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一直都是个满脸皱纹、高高瘦瘦的老头。即便是在他最红的《廊桥遗梦》中,也是个中年男人。可是在这部片子里,那时年轻,也算个标准的帅哥。

他在《三镖客》中塑造的blonde形象,头戴牛仔帽,嘴里几乎无时无刻不叼着根雪茄,长风衣,铆钉靴子,生硬冷漠,面无表情,眼睛细小但锐利,枪法准确无误,背景是粗糙恶劣的自然环境。他站在那儿,任何时候都不紧不慢,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自己就曾经戏谑过:“站在那里,什么都别做”(就足以帅死一堆人)。

以后西部片中的正面牛仔形象,几乎一成不变的都是这个样子了。克林特90年代也导演了一部西部片《不可饶恕》(unforgivable),得到了好评。

《三镖客》中的两外两个,一个是傻酷到底的丑恶之人,虽然有勇无谋,但是能闯荡江湖也绝非虚名;一个是心狠手辣的坏蛋,一样的面无表情,一样的迷眼锐利,但是比好人多一撮胡须,也比好人多更多戾气,只要给钱,“杀一个人很简单”。

这样的三条线安排,让他们两两相互交叉,相互陪伴,相互攻击,相互映射,表现出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人的生存状态和人性的心理状态。这样的人物设置也在以后的西部片甚至更广范围的影片中被采用,从而共同推进戏剧的冲突性。

 

音乐

相信凡是看过《三镖客》的人,都没办法忘记它的音乐。

《三镖客》的开场10分钟,没有任何对白,只有远山、黄土、风声、马、枪声与牛仔的打斗。

但是影片开始走字幕时段,就已经融入了影片中将要出现的所有声音:口哨声、混合声、枪声、小号声、吉他声等等。似乎导演在电影的一开始就想让观众初步认识到电影的某些怪诞寓意,了解到了电影的基调。

不得不说,它太有风格了,它是那样西部气息浓郁的曲子,粗粝却又不失潇洒,铿锵有力有时也带着点儿俏皮,特别是那苍凉、辽阔却又空寂的口哨独奏,突然让人拉紧神经,可是接下来的诙谐一瞥,又让人爱不释“耳”。

影片中的每次枪响之后,都伴随着这样寂寥的配乐,仿佛挥之不去的命运一样,跟随着开枪的人与死去的人,又好像上帝的一双眼睛,在不露痕迹地嘲笑着人类的每一场纷争。

据网上资料,本片配乐Ennio Morricone是导演的同班同学,是20世纪做多产也最著名的电影配乐大师。他的音乐涉及古典、爵士、流行、摇滚、电子、先锋乐派、意大利民族音乐等等。在《三镖客》中,他除了使用让人耳目一新且具有高度识别性的口哨独奏,还使用了皮鞭声、男声合唱出的戏谑音效、以及加弱音器的小号,营造怪诞、调侃的气氛来。

“Morricone运用变化繁多的乐器和创作手段,通过音乐去铺陈剧情或者场景:犹太竖、走音的口琴、短笛、管风琴、古怪的口哨声、异常响亮的喇叭声、奇怪的战地歌声、甚至各种人声……这些构成了一个品牌,人们把他们的合作称为‘Morricone-Leone制造’。”

 

导演瑟吉欧·莱昂( Sergio Leone)

“瑟吉欧·莱昂内不愧为大师,3个钟头的片子,丝毫没有停滞的节点。悬念和张力层出不穷,像燃放烟花的夜空一般,一个爆发接着一个爆发。”百度百科上这样总结。

直到看了《三镖客》,我才知道以前看过的《美国往事》也是他的作品。我想,我对这个导演的兴趣,才刚刚开始,了解,更加漫长。

《三镖客》的最后二十多分钟,从电影语言角度说,堪称罕见得让人震撼。

经过了那么多挫折与艰辛,当丑恶之人终于来到了宝藏的埋藏之地之地,一片类似罗马斗兽场却比它要大出多倍的墓地时,他开始兴奋不已地奔跑起来,去寻找那块写了特殊名字的墓碑。

此时,导演在特写及全景之间做了几次切换,然后开始进入摇镜头,跟随着丑恶之人在墓地里歇斯底里地奔跑,一开始是慢慢地摇,然后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后画面已经完全虚掉,只剩下茫茫一片。

与此同时,背景音乐也由原来缓慢的、单一的女声逐步推进成为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的高亢紧凑的集体演奏,把丑恶之人那种宝藏即将到手的疯狂感、不能自控感、仿佛接近天堂般的癫狂心理与外在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另外,整部影片的最高潮部分也在影片的接近尾声处达到了最顶端。在宝藏露出地面的那一刻之前,好人,坏人与丑恶之人均已到达了现场。因为这笔财富的数目巨大,好人提议,三人需要通过比试来赢得财富,方式就是看谁的手最快,谁的抢最准,最后没死的那个将获得全部财富。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场仪式感十足的画面:在圆形的墓地广场上,三个人分别缓慢移动到正三角形的三个顶点。场外,讨厌的乌鸦在一个劲儿地叫个不停。场内,镜头在三个人的面部、手部以及手枪上来回切换,然后大特写到三个人的眼睛,饱满稠密的汗珠遍布坏人与丑恶之人的额头和眼睛周围,好人与坏人依然眯缝着锐利的小眼睛,丑恶之人则瞪着葡萄样的大眼睛,每个人的紧张情绪都达到了制高点,眼睛都不敢大幅度眨一下。

镜头就这样不厌其烦地来回切换,将观众的紧张情绪也调到了嗓子眼上。当然,即便你已心知肚明,最终总是好人会胜利的,可是你还是会忍不住被导演营造出来的千钧一发的时刻牵着鼻子走。

故事很重要,但是对于电影来说,镜头也一样重要。而对于观众,畅快淋漓的观影体验尤其美妙。

影评一篇 - 第1张  | 寻

影评一篇 - 第2张  | 寻
影评一篇 - 第3张  | 寻

 

影评一篇 - 第4张  | 寻

 

影评一篇 - 第5张  | 寻

影评一篇 - 第6张  | 寻

影评一篇 - 第7张  | 寻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