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路不探 > 生产记
2013
01-14

生产记


2012年10月30日早晨6点半,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全身止不住地发抖。护士温柔地让我放松别紧张,我嘴硬地辩解是太冷了。其实,手术室里温暖如春。
接着,从腰椎骨推进麻药,需要我右侧卧,屈膝,双臂紧紧地抱住膝盖。对于大肚子孕妇来说,这是个艰难的动作,尽管我极力配合,依然做不到医生需要的位置。于是助理医生帮忙狠劲儿地压缩我的身体,只觉得腰后一阵酥麻,不是很疼,但是很不舒服,我不禁纂了纂拳头。紧接着,左胳膊打上吊瓶,左手大拇指接上心电仪,右胳膊量上血压,我的眼前就被高高地罩上了一块绿布。顿时,这块绿布如同一个屏风,把我和那个手术的世界彻底分开,我在这头,肚子在那头,仿佛接下来的事已经与我无关了,我只需在听着医生们谈笑风生间,数着时间等待即可,等待解脱,等待降生。
几分钟后,医生让我抬腿,已然不听使唤了。然后,我隐隐地感觉到肚皮上有丝丝疼痛,右手不自觉地抓紧了手术台。再然后就只感到肚子那儿一阵忙乱,依然是不疼但是不舒服。忍了一小会儿,被一种强力拉扯的力气揪着,突然感觉呼吸一阵轻松,听到主刀医生亲切地叫着我的名字说:恭喜你,当妈妈了。另外一个医生补充说,是个女孩。
老实说,彼时的我还沉浸在10个月以来难得躺着如此轻松的呼吸中,正在畅快地呼气吸气。对于已经降生的这个小生命,还没有特别的感觉,只听到了她脆弱的哇哇声。
不多会儿,护士把小油瓶推到了我面前。当时我已经感觉到乏力了,心跳快得要命,只是轻轻地转过脸去,看到了一个睡眼惺忪的宝宝,也许是手术室灯光的原因,也许是10个月羊水的浸泡,她那么白那么小。此刻时间是7点整,距离小油瓶降生过去了5分钟。这些都是从医生们的对话中了解到的。
然后,一位小护士在没和我打一声招呼的情况下将小油瓶抱走了。此时的我感觉自己已接近气若游丝,实在没有任何张嘴的力气,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期盼着这过程快点结束。

小油瓶被抱出手术室,我又继续待了40多分钟才被推出来。
看到老公的刹那,那叫一个想哭哇,说不出的心情来。有紧张,有疼,有身心俱疲,似乎还有委屈。让我想起老妈时常念叨的那句古语:女人生孩子就是"孩奔生娘奔死"啊!
虽然剖腹产只是太正常的一种手术,但是对于任何一个经历过的初产妇个体来说,绝对都是毕生难忘的大经历。它真实地紧张过,担心过,疼痛过,呼吸短促过。肚皮上的那道伤疤或许粗细深浅各不相同,但它真实地被割开缝补过,并将伴随一生。
我使劲儿忍着眼泪,咬着嘴唇,不敢张口说话,甚至不敢睁眼。一来确实有种虚脱的感觉,二来我怕自己一张口一睁眼就忍不住哭起来,让家人担心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其实手术堪称perfect。临近结束时,主刀医生很满意地跟我说,只要我不是疤痕体质,刀口痊愈后几乎不会看出来。我有气无力地说了声谢谢。因为没想到整个手术过程,医生们都很和气,温柔地跟我解释这个那个,帮我消除顾虑,甚至在小油瓶被抱出来的刹那,还不忘对我夸赞小宝宝长得漂亮。那些话不管真假,我都照单全收了,因为在那个当口,在没有任何家人陪伴的深深走廊尽头的偌大的手术室中,我需要这种鼓励与照顾。
躺在推车上,除了脑袋清醒外,我像个植物人样被推倒病房,被搬到床上,因为双腿还处于麻醉状态,毫无知觉。
事后老公才跟我说起,他在外面也紧张得要死,宝宝都被抱出来好久了,我怎么还没被推出来。他甚至打听了是否有侧门,是不是我被从另一通道推出来了。
躺到病床之后,只有一个感觉:渴。可是医生叮嘱得要6小时以后才能进水。边忍着,这时才想起刚刚从肚子里抱出来的那个小生命。我还没看清她长什么样子呢,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大额头吗,高鼻梁吗,她现在在干嘛。想着想着就有一股强烈想抱她的愿望,可惜我的双腿还是无知觉的,老公边帮我按摩边玩笑地说:放心放心,双腿和脚都还在呢。
终于打心底多出了笑意。然后我终于能够安静地躺着了,等着麻药散尽,等着将小油瓶抱进怀里。
从头天下午三点左右走进病房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感觉自己好像经历了几世几劫。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