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看不到城市的天空
2015
08-05

看不到城市的天空

看不到城市的天空 - 第1张  | 寻

 

南京阴郁的法国梧桐

南京于我,是极熟悉的。两日游玩,正赶上江南梅雨时节。一路淫雨霏霏,绿荫遮掩,青苔铺路,再加上非节非假,游人稀少,声色寥寥,颇有些陌生与时光倒流的意味。这是一次名副其实说走就走的旅程。因孩子不在身边,午饭十分,我们颇感无聊,临时起意,驱车出发到达南京后天色已晚,安顿好住处,直奔湖南路小吃街。鸭血粉丝汤是必然要吃上一大碗的,谁知先生竟无厘头地选择了排着长龙队的湘酥臭豆腐,直把南京当长沙。

此行主要目的是带先生认识一下声名远扬的六朝古都,我且充当半个向导。首站是夫子庙与秦淮河夫子庙自不必多说,状元楼,江南贡院。古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是士大夫时代的精神和遗产 ,如今只剩下让人供养的牌坊。我感兴趣的是秦淮名河与其滋润过的绝世八艳。杜牧之“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可是看着秦淮河边的雕塑,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柳如是和陈圆圆,我却只想到一句“烟霞窟里送芳年”。倘若这些女子都活在现世,她们会不会被温柔相待多一些?

惋惜的都是旧时模样,只存在于诗歌与诗人的吟诵里。如今的秦淮河,满眼仿似“红灯区”的灯红酒绿,已将秦淮诗意一扫殆尽,只剩下瞬间联想的俗媚与低格调;平静的河面,被游船搅起的隐隐臭味,混合着江南加倍潮湿的空气,氤氲着,只让人生出“满眼繁华落尽空留一席悲伤”的落寞。到是秦淮河畔的乌衣巷口,青石漉漉,白墙依依,瘦草凄凄,颇有些旧时王谢的遗风:“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先生和我,沿着青石板路,慢慢前行。前方几步转角处,猛然撞见几位瘦高颀长的老外,一身运动风,背着厚重的双肩包,操着嘻哈的外语,将我们刚刚酝酿起的一点点怀古情怀顿时打散,旁逸斜出时空穿越的错乱感来。我俩忍不住相视一笑快步逃离。

第二日清晨,我们早早起床,乘着微风和湿气去感受玄武湖的烟波。南京的大部分景点已经取消门票,如今的玄武湖已成了当地人的晨练点。进入玄武门的牌楼,一眼就瞄到了湖里的荷花,在层层叠叠的荷叶间忽隐忽现,甚是清雅素心。我们沿着湖边慢走,领略这难得的不用赶班车不用挤地铁不用看时间的清闲早晨。先生玩笑说:“要不我们搬来南京定居吧?”我知他是玩笑,也没回应,心想:祖国大好河山到处是,走一处留一处,想是想,可那需要多少勇气来成全这潇洒?!

后来,一阵急促的120急救声打破了这清净潮湿的晨。救护车开进牌楼不由分说地划开了锻炼的人群,奔向前方。一个咿呀学语的稚童对着前方的爷爷奶奶说:你慢一点儿走玄武湖公园很大,湖绕着山,水映着树,类似颐和园的感觉,但比颐和园安静优雅,人也比颐和园里的游客温和淡定。不一会儿,救护车开出来了。

希望一切都安好!

玄武湖公园出来,我们来到了此行的重头目的地:总统府。还没来得及停好车,雨势已成瓢泼。踩着噼里啪啦的大雨点,二人共用一把伞,奔跑到售票处,门票40元每人,意外得便宜,而且门票设计成一张明信片,实在有心。购票后,两人揣着仿佛赚到了的心情奔进总统府的大门。这是我第二次参观总统府(上次是别人请客,故不清楚门票价格),带着一种查漏补缺的心态,更加慢慢悠悠。假设一次能够回去的机会,我愿意选择民国。不是我对民国抱有过分美化的想象,而是,套用《晓松奇谈》台湾那一期的说法,民国时代既保存了历史也吸收着现代,既能找到我们的起源也能摸到未来的方向。总统府于我,就是这样一个最近距离最大可能接近民国时代的空间。总统府最早建于明朝初年,清朝为江宁织造署、江南总督署、两江总督署。辛亥革命后,孙中山在此处宣誓就职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蒋介石时代,这里是最重要最核心的国民政府所在地,国民政府实行过 的“五院制”,各机要部门系数办公于此。

总统府内的各处要点都需要细细品味方能领略其中的沧海桑田。我想说的是,总统府内子超楼前边的一株雪松,旁边立着一块石头,上书:林森手植。两次经过,树与字都赫然眼前,我都会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想上前抚摸一下这85岁高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于1935年植)的老树,它应该就是《红楼梦》里说的那种“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楼塌了”的经历了几世几劫看尽了机关算尽的“神仙”了吧

总统府里可供细细琢磨的细节太多了,孙中山的书信,蒋介石的批文,宋美龄的笔迹,宋美龄的旗袍,西安事变的书信,民国时期的护照,民国时期的身份证等等等等,它们需要足够厚实的知识储备去领略 和品读。两次体验,我的感觉依然是走马观花,期待着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的驻足。

匆匆午饭我们是在南京宜家里吃的(不远千里跑到南京逛宜家也是醉了)。然后就赶到了此行的最后一站:中山陵。

如今的中山陵也已取消了门票,我们在“私人导游”的带领下,驱车盘旋公路,走进一片苍劲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路又走出,到达了目的地。虽非节假日,毕竟景点知名度太高,依然有络绎不绝的旅行团,喊着喇叭挥着小旗,人影相随,此起彼伏。 虽然来宁无数次,中山陵却是我头一次前来。在我的观念里,尽管这里是国家5A级景区,但毕竟是陵园,对于已故之人,我们这些活着的而且早晚也要故去的人,总得抱着点敬畏之心吧。可惜大多数国人却没有同理心。在中山陵最高处的孙中山灵堂内,大呼小叫,明明提示牌标着“禁止拍照”却视若无睹,举起相机一通咔咔咔,响得头痛。围绕着孙中山铜像拜谒时,混杂在如织的游人队伍中,我在想:不知道孙先生是否真的愿意自己生后还如此吵闹。倘若做一位名人(伟人)的代价是永世不得安宁,那么生前是否还会如此拼命?

可惜故人已故,一切只能由来人摆布了。

离开中山陵,天色接近下傍晚。其实,还有明孝陵、美龄宫也在中山陵附近,我们想了想,果断作罢。先生说,给下次再来留个念想吧。我私下觉得,两日下来,竟浸在历史里,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赶紧换个气氛吧。

虽然时间匆匆,先生到是对此次游行十分满意,认为南京比帝都有韵味的多了,直夸我“领导得好”。其实虽然熟悉,这次匆匆之下到让我也发现了南京的真韵味:树是真多真葱郁呀!烈日正午走在街上,也绝对不会感觉到晒,因为你几乎看不到南京的天空。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