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day by day
2010
08-08

day by day

2010年2月9日

 

回家整整十天了。
这个春节假期,因为妈妈做手术,我得以请假提前归来。
看到网上那么多“恐归族”,我理解所有的心情,但自己并没有怎样的“恐归”情绪,尽管按标准衡量起来,我也是一无所有的“蚁族”一份子。
很感谢我有一对开明的父母,从小到大他们总是任由我随性地成长,就连当年的好好学习也都是我自愿的,他们从没有对我施加任何逼迫的言辞,更别提行动,他们默认我所有的个人选择。老爸说,他相信自己的女儿。我当然知道,这相信绝不是因为他们认为我能力超强,而全部来源于对我的爱,因为爱,所以懂得。
鉴于此,我肩上很少背负光宗耀祖、扬眉吐气之类的“重任”,八成的选择都是随性而为,不会有过多地顾虑。因为我知道,爸妈能够理解,毕竟我的人生是自己的,他们代替不了。当然,这也造就了我“白痴”的一面,生活中选错的几率比选对的要大得多,总是撞得自己青一块紫一块之后才懂得审慎考虑,重头再来。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暗暗告诫自己,我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但是懒惰的时候,却也尽可以任性地松懈一下而不必过度自责。或许因为我是女孩,家里还有一个小我一岁半的弟弟,爸妈把更多的责任和希望都寄托于他了吧,谁知道呢。所以长大以后,我总觉得弟弟要比我懂事得多,也比我有出息得多。
这个春节,一家四口第一次缺少了弟弟。他在腊月二十四的日子踏上了南下的航船,作为实习船员,奔赴东南亚。弟弟离家的那个早晨,我甚至没有起床送他,因为前一天,爸妈已经忍不住流下眼泪了,我不想再把气氛搞得悲悲戚戚的,想想,心里是心疼的。大过年的时节,别人都赶着回家团聚,他却要远离家人,在海上飘摇而过。爸说,他已经不小了,该出去锻炼了。妈和我都是沉默。
对了,今天是我的农历生日。从昨天,爸妈就张罗着要给我买蛋糕,今早起来,爸妈又说要去给我买蛋糕,我以任性地口气说“不想吃不想过”终于搪塞过去了。倘若我不是以不耐烦地口气拒绝的,他们肯定会真去给我买蛋糕回来的,尽管外面还下着淅沥小雨。不知道是小时候不懂得还是因为长大回家越来越难得了,总觉得每次回来,爸妈都越发地宠我上天。
午饭时,我随便说一句:这一次在家过得时间真长啊!老爸马上警觉地问道:待够啦?
嗯,有点,主要是没人玩。饭后,老爸马上叫着我跟他到村里头的其他大叔大伯家去串门,我又一次装作不耐烦地拒绝了。原因是,我跟他们都不是很熟悉,对于不是很熟悉的亲戚邻里,我总有种本能的犯怯,不知如何应对。想想,村里的同龄人大部分都已为人父人母,我却还跟在老爸的身后怯生生地去串门,那情景,成何体统啊!坚决不去,老丢人了觉得。
说到村子,对它的怀念和记忆,远比我的小学中学和大学要少得多了。我对它既熟悉又陌生。我是在这里出生的,长大的时间却大部分不在这里。小时候是外公外婆把我带大的,到了上学的年纪,整个时间都泡在镇上和县城的学校里,爸妈也随着我和弟弟上学而多年不在村子里生活,反倒是我和弟弟都上了大学之后,爸妈才重新搬回来这个老家。所以,近几年的回家过节,却是接触得越来越多的时候。然而听说,村庄马上就要成为开发区了,高压线已经铺设到了家西的大路上,几年内所有的田地和宅子都要被“收公”,整个村庄不知道要迁移到什么地方去了。听着爸妈讲这些,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感觉连最最踏实的老宅眼看着都要漂移了,更何况在外漂泊的渺小个人!人生是何其漂泊无定!
 
PS:想起与牛同学聊天时,他说:如今故乡对我已经成为异乡了,异乡还是异乡。
不禁黯然,心有戚戚焉。
 
 
2010年2月14日
  大年初一,情人节。
感觉这个冬天异常寒冷,特别是春节临近以来的一个礼拜,几乎每天都是窝在床上,还得要一直开着电热毯。
外面飘着零星的雪花,倘若在城里,今天该是个浪漫的日子吧,那些熟悉也陌生的甜言蜜语啊!明知道都是些千篇一律的昵称和情话,却仍旧不耽误美美地照单全收。
灰太狼的可爱之处就是“怕老婆”——可以那样懂得疼惜和宠爱老婆的男人绝对有好男人的潜质;而红太狼的可爱之处,就是别看整天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见到美羊羊家装饰可爱的房子和漂亮的粉红色衣服,依旧会情不自禁地露出天真的表情和羡慕语气,而全然忘记了抓羊——再大的女人也是小女人,小女人自有小女人与生俱来的单纯与可爱。
偶然翻看了2008年的几篇文字,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写字要注重意境和情趣得多,全不像现在这样如白水煮馒头般,清汤寡水,索然无味。原因是,读的东西越来越少,囫囵的快餐越来越多,人越来越懒,眼睛看着的越来越数字,日子越来越从半空向下坠落。
电脑里储存的2008年的文字,截止到12月23日。最后一篇的结语是“希望2009年,我能够对自己的埋怨与不满,少些更少些,也祝愿所有善良的人们,梦想成真。”
现在看来,我很喜欢这个结语,能感觉到一种淡然的心情。突然,很有些惊讶于当初的自己,那一年经历了什么事了,怎么会在新年元旦的前夕有这种千帆过境波澜不惊的心态了?!当然,经历了什么事,即使我真的不记得了,依然有只言片语为证。回想一遍,只能说成长不易!如今2009年都已经永远翻去了,我是否真的对自己的不满和埋怨少些了呢?而所有善良的人们,有几人又真的梦想成真了?!
2010年的情人节似乎来得太早了些,让人有点措手不及。果然有很多事情是完全不随主观意志有任何改变的,该来的终究会来。想起王菲《夜会》里的一句歌词:2月13号到此为止。2月14号这个西洋节日自漂洋过海来到东方以后,其意义终究是不可忽略的。可惜俺已过了迷恋糖果鲜花的年龄,对于每年如约而至的这个节日,自是越来越淡漠了。哪首歌唱过来着,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何必在意生日怎么过?节日自然也一样。
生活无外乎柴米油盐喜怒哀乐,凡事看淡了,人自然会轻松很多。我不是在说长寿,而是不想那么累。
 
2010年2月16日
  昨天的生日,大半天都是在医院度过的,打麻药,牙龈增生切除,打输液。哎,那个年轻的小护士,硬是狠狠地扎了我三次,才打进输液,还一直赖我血管太细,说我体力活儿做太少,比小孩子的还细,太难扎了。切,手面到现在都是青的一块一块的,不提也罢。好在下午帅哥张同学有心,不远30里,冒着寒冬,给我送来一块漂亮的生日蛋糕。遗憾的是彼时的我因不宜过多说话,寥寥地就打发人家走了,想在想来我竟然都没有出门送人家一步,实在过意不去,在此诚心道歉并感谢,不管张同学能不能看到吧。
另外,感谢大象同学还记得在热闹的大年初二给俺发了一句生日祝福day by day - 第1张  | 寻尽管俺知道,大象能记得俺生日全赖于俺和她男朋友是同年同学同日生,那也不容易了!(*^__^*) 嘻嘻……
另外,还感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