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周末碎语
2011
04-09

周末碎语

7点醒来,想再睡个回笼觉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心事太重,一旦醒来,几乎很难再睡去。其实,哪里有什么事?不过是些没用的烦扰与担忧。

SP同学继续上班去了,隔壁的女孩也工作去了,自己一个人在家,难得享受这样的安静。自从2月份回来到现在,几乎每个周末都不得空闲,或者工作,或者东奔西跑,处理些杂事。从前的宅人却很少宅在家里了。今天难得的清净,好像也没什么需要急切处理的事,终于坐下来。

面对网络、电影和书籍,总会又不由自主地选择了上网,实在无趣才会想到安静地看一部电影,总是最后才会选择拿起一本书。这或许是现代人面对“娱乐至死”大环境一种无可奈何的不自觉,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浑然不知,也或者是,我早已懒散成性。

想当初,自己一个人宅在家里,曾有过一天看6部电影的记录,并且深夜写下了一篇长长的观影记,还有时候,明明已经关灯躺下了,却突然想出一段非写不可的话来,再冷的外面,也要爬起来记下不可——如今想来,那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弗吉尼亚·伍尔芙说过,独立的女子,总是要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房间的,以便思考与写作。一间独立的房间于我,现在仍是奢侈的,一个独立的空间与时间足矣。

坐在窗前,温暖的晨光晒进来,暖暖的。

一年之计在于春,蓓姐说,四时可爱唯春日,只可惜,愈来愈少遇见到可爱的人,总是更愿意停留在对过去的留恋中。几天前,与多年未曾联系的两位初中同学取得了联系,很是开心,闲谈中重拾了很多以为早已忘记的记忆。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最近又经常梦到天堂的三石了。

来京3年多,我总会时不时地梦到三石。也许是因为他曾经在此读书,也或许因为,他的离去,让我第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气息,那样近,而且是在自己还在读书的年纪突然袭来,恐惧伴随着惊愕在那时已深深植入心内,以至于后来的梦境,多数真切得让我分不清是不是真的在现实中发生过。取得联系的两位同学与三石也是好朋友,他们的信息无形中又勾起了那无忧无虑的豆蔻年华吧,如同一种思念。

是的,思念这种事情,从来就与被思念的对象没有太大的关系:我想你,是我的事,真的与你毫无关系。其实,一旦变成思念,也绝不再是某个具体的人和事了,只不过是留恋那思念情景中的自己。就像看到网络的一片日志说,喜欢听一首歌,不过是思念第一次听那首歌时的心情。人都还是比较自恋的动物吧。

昨晚终于与SP共同决定,把那个跟随我3年多的笔记本处理掉,她已经闲置了大半年。在拷文件的时候,SP说,是不是有点舍不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哪里!我一向决定了,就很少反悔。”尽管嘴硬,舍不得还是当然的。可是必须有所选择:我的精力已经不允许我再拥有她,不如让她寻找到能更大发挥自己价值的去处吧。来来去去,熙熙攘攘,舍舍得得……生活可不这样?每一年,我们都要失去一部分联系的人,连最后的通讯录也删除了,每一年,我们也都会认识新的人,这个人或许会在以后的人生中一路同行,也未曾可知啊。

好吧,先停在这里,祝愿我的笔记本能找到更加称职的主人!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