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书不智 > 爸爸的悲苦
2011
06-05

爸爸的悲苦

弟弟发来一篇文字,说是爸爸刚刚写下的,关于奶奶的故事。

我只知道,奶奶在爸爸16岁那年去世的,去世的时候刚过50岁。

所以,妈妈也没见过奶奶。

我对奶奶的所有印象就是家里后墙上一张黑白的半身照,奶奶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用老式的头网罩着,头发看上去乌黑浓密。村里见过奶奶的老人都说,奶奶是个美人,身材高高瘦瘦的,白净利落。他们都说,奶奶的命太苦了,死得太早。

所有关于奶奶的,都是我隐约从旁人的嘴里听来,爸爸很少跟我和弟弟讲起,偶尔说起,也都是只言片语,说奶奶身体不好。

当年爷爷在世的时候,爸爸和爷爷的关系僵持过多年,都说,爷爷是个性格古怪暴戾的人,爷爷一辈子恐怕没有一个朋友,他连和自己最亲的子女都没有好好相处过,女儿自不用说,爷爷重男轻女的思想太严重了,大伯和爸爸作为爷爷七个子女中最小的两个儿子,对他的感情也是害怕大于亲近。

今天,出乎意料地看到了爸爸写的一篇关于奶奶的文字,黙不出声地读完,太多心疼。分不清是心疼奶奶太过悲苦的人生,还是心疼爸爸,在他年近50的时候i终于有勇气回忆起自己的母亲,那是一种怎样的心境:作为奶奶挚爱的儿子,他却没能给奶奶带来丝毫的保护,让她远离家暴,远离病痛,就那样懦弱地眼睁睁地看着奶奶早早地离去——爸爸的心境或许也是悲苦的……

母亲的悲苦人生

母亲的人生是悲苦的,既悲且苦,悲从苦来。 母亲是孤儿,三岁时死了娘,六岁时死了爹,跟她五叔度过了不幸的童年。五叔无后,视母亲如几出,我想,这也许给她不幸的童年带来一屡温暖的阳光。

贫寒的家境,又逢战乱年代,少年时代的母亲,便在五叔的搀扶下,过着饥寒交迫颠沛流离的生活。 17岁时,母亲便嫁给了19岁的父亲。父亲的家境也许“优越”一些,几亩薄田与几间茅屋可供他们糊口度日,然而母亲的命运并没有因此改变。

家族的传宗接代观念,父亲暴戾的性情,以及她积劳成疾的身体,就像三座大山压在母亲头顶,吃尽一生苦,流尽一生泪。

母亲一生生产了十个孩子,养活了七个。且不 说养活这七个孩子所付出的心血,就那夭折的三个,所给母亲带来的伤害与痛苦,能是今天为人父母者所能体会、能能承受的伤害与痛苦吗? 然而,父亲及父亲的父亲们的传宗接代观念,不会给母亲在生儿育女上以喘息的机会。在连续夭折了两个女儿后,母亲又接二连三地生下四个女儿。当然,由于不生男丁,在每次生产过女儿之后,都要遭到父亲的殴打便是理所当然的事了。挨打,便成了母亲的家常便饭;打人,便成了父亲情感宣泄的正当手段。 或许母亲是旧社会过来的人,贫穷与愚昧伴随着她,自知不能给父亲生下男丁便是过错,因此挨打便是天意,也只能忍气吞声。难道能与天意作对么?受不了,也只能任命;过不去,那就自我了结! 于是,在生下我四姐(算上夭折的两个就叫六姐)之后的“月子”里,便跳过汪塘,生吃黄瓜。“了结”不了,那便自残;不怨天,不怨地,只怨自己不争气啊!

这样的折腾或许真的感动了上苍,隔二年,果然老天开眼,母亲生下了第一个男婴。 这对于家族而言,特别是父亲,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啊!那年,中国大地正热映一部电影,叫《平原游击队》,父亲的心情正像平原游击队带给人们的一种火热激情,于是这个适时而生的男婴便叫“向阳”。 向阳,继承了父亲魁伟身躯,母亲美丽的面容,小小的他,便一副英俊模样,手大脚大,甚是讨人喜爱。我想,这应该是母亲人生到此最为光鲜,也能扬眉吐气的一段时光吧!

然而,命运就是命运,老天早已安排!母亲的悲苦人生注定将要继续。

在向阳 7岁时,一场在今天看来根本不算大病,但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却很要命的“大病”气管炎,夺走了这个牵动全家,特别是母亲命运的小男孩的生命! 深渊!无尽的深渊!这个不幸的家庭将怎样维持下去?骤然变故使父亲几近崩溃。他发疯般的,手拿菜刀要劈开儿子的肚,看看是什么东西在里面,夺走了儿的性命~~~~

其实,这条小生命的逝去,父亲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件事情,也反映了父亲刚愎自用性格的悲情人生。 父亲参加革命工作时便是部队卫生员,解放后便在家乡医院工作。在向阳生病期间,尽管有专科医生主治,但父亲唯恐医治效果不够好,也是庝儿心切,继续用超大剂量药物服用,结果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致使小向阳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那晚,漆黑的夜,几点惨白的星。小路上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走向野外。那是我的大伯和表叔,抬着用芦席包裹的尚温的向阳的尸体,带着锹,来到父亲母亲都不知道的地点,挖了空,便将这个小小的英俊的男孩,埋葬下去。然后,堆成一个小小的土丘,用锹拍了又拍,严严实实,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然后,他们默不声响地往家走去。

第二天清晨,表叔起个大早,心想去土丘察看察看。万没料,竟然出现意想不到的一幕:土丘扒开了,芦席尸体都不翼而飞!没有人的脚印,更没有狗及其它动物的脚印,就这样消失了~~~~表叔和大伯都说,父亲和母亲是不知道地点的,他们没有去过。他们又及时将土空填好。父亲母亲到底也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

许多年以后,他们告诉了我。然而,那个“不翼而飞”的秘密,却成了永远的神秘。

苦难的日子也是日子,总得往下过啊,毕竟还有一家老小啊。共同的苦难使父亲对母亲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父亲调动了工作,到外乡的医院,期间,也把母亲接了过来。日子总得要过,孩子总得要生。隔一年,母亲又生产了,是我五姐。这一次,父亲冷静了。他平静地对母亲说:“给人吧”,母亲没有说话,木然地望着父亲。她麻木了~~~ 五姐“给人”了。日子还得过,孩子还得生。

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以后的三年里,我和哥陆续降生。老来得子,父亲得到极大满足,脸上出现了笑容。母亲的脸上也添了光彩。似乎,只有生了儿子,才有了做“母亲”的底气,才找到做“母亲”的尊严与荣光。

母亲充足了精神,也有了干劲。医院里的床单被褥都被她包揽下来,每天要洗几大桶。秋去冬来 ,几度寒署。冰冷刺骨的井水浸透她的双腿,最终患上关节炎,病痛缠身,走完她之后不久的生命历程。

母亲是高大的,姐姐说,在人群中寻找妈妈,就往人头的上面看。母亲是美丽的,在我印象里,母亲的脸写满沧桑,但依然美丽。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母亲是悲苦的。病魔缠身使她终日呻吟;走路是一瘸一拐。她用过的拐杖是我终身难忘的物件。

她走得太早,毕竟她还不老啊。

她的一生,始终在为我们活着,因我们欢乐而欢乐,因我们痛苦而痛苦。付出毕生心血,惨淡经营着一个贫穷尚且温暖的家。也许她活着的动力,就是看到我们有一天能够长大,但是她没有看到。虽然期间,姐姐们已经长大并且嫁人,但她们依然贫穷,母亲还要瞒着父亲,从牙缝里挤出一点接济她们。毕竟“女孩都是人家的人”,所以她生命的全部意义,都在我和哥的身上。但是她没等我们长大,依然撒手人寰,带着痛苦,带着遗憾,并没有留下一句话,走向她的宿命~~~

走时,她的眼睛是睁着的,始终没有泯目~~~~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