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愁不赋 > What can I do for myself?
2013
06-20

What can I do for myself?

 

成为全职妈妈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做全职妈妈,就像我从未想过30岁之前会成为妈妈。

如今眨眼已做了将近8个月的人母,累自不必说。偶尔的闲暇之际,比如夜里辗转反侧之时,会为自己的人生感到惶恐:当我年过30之后如果还要抱着简历四处找工作面试,那该有多悲哀;时常会感觉自己的人生才刚开始起跑就突然不由分说地必须减速甚至暂停了。滑稽的是,早在我20出头的年纪就谨防进入的状态却在我年近30的时候一个一个地遇上了。

该说命运是长眼睛的还是没长眼睛的呢。

现在每天的生活比上班时还有规律:每天8点起床,然后给小朋友穿衣服、洗脸、把屎把尿洗屁股、喂饭喂水、吃奶哄睡,中间夹杂着自己的吃饭洗衣洗脸刷牙。待到小朋友彻底睡下基本上已经11点左右了。此时,我才终于有空坐下来打开电脑,刷会儿微博,看看新闻,逛逛网站,观观电影。此状态持续的时长完全依照小朋友的睡觉时间来定,很多时候屁股刚碰到椅子,她就醒了。幸运的话,可以容我看完大半部电影。所以,小家伙除了叫“小油瓶”,也叫“监狱长”,而我就是那个终究要把牢底坐穿还甜蜜蜜美滋滋的人……

可是,人生总有忧愁的时候。

在我经常斜躺着身子倚在枕头上给小朋友喂奶的时候,极容易陷入极度得悲观和绝望中。因为那时候我几乎任何事情都做不了,即便想拿着手机上网也是要遭着脖子落枕腰部抽筋的疼痛,最好的方式就是顺势放下脑袋,眨巴眨巴空洞的肿眼睛,或者看看墙面或者胡思乱想。而且小朋友往往越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越喜欢长时间地吮吸乳头,害得我不得不保持一个胶着的姿势煎熬着,这往往更加剧了我的悲观心情,觉得人生就此就彻底无望了,彻底沦落成一只只会产奶的奶牛或者机器。

又可是,当她彻底吃饱或者吃腻了之后,抬起脑袋,舔着脸一副满足的笑容,仿佛在说:不好意思mammy,又让你受累了。你就只有投降的份儿。子女是父母上辈子的债权人,一点儿也不错。

不过,她(他)们也是下来教会我们坚强的,教会我们成为壮硕无比的大树,教会我们承受与成熟。

小油瓶出生前,提一大袋超市购物袋走不了几步就喊着手疼。如今抱着将近20斤的她,还可以将另一只手腾出来端茶倒水,即使满头大汗,即使胳膊酸痛抽筋,也一直能坚持到最后。

小油瓶出生前,大太阳底下哪敢露面,如今出门都尽可能地把遮阳伞全部让给她,自己晒点儿无妨,小朋友皮肤嫩,可不能晒着。

小油瓶出生前,外出基本上低头走路抬头看天,如今出来只要看到别家小朋友,都满脸堆笑地凑上去,问这问那。

小油瓶出生前,能躺则躺,能懒则懒。如今大半夜地也要拼命清醒爬起来,或者喂奶,或者换洗屁股换纸尿裤,或者兑水洗澡退烧……一个人带她在家的时候,就会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现在是整个世界,不能饿着她不能困着她不能孤单着她。

尽管有时候会忍不住地抱怨,甚至会冲着那柔软的小屁股狠狠地拍打两下,可是既然自作主张地把这个生命带到了这个生活大不易的星球上,那就只有扮好守护的角色,直到她不再需要……

So,what can I do for myself?

只有坚强。

最后编辑:
作者:wxkitty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